2019-07-08

设计动态

金曲30主视觉,希望更多设计人被看见!

金曲奖是中国台湾地区规模最大的音乐奖,也是华语圈最具有声誉及影响力的大型音乐奖励活动,与金马奖、金钟奖并列为中国台湾地区三大娱乐奖,合称为“三金”,于1990年首次举办,每年颁发一次,为台湾历史最悠久的音乐业界盛事。

 

 

2019年第三十届金曲奖主视觉由罗申骏及其设计公司JL DESIGN操刀,这也是罗申骏第四次为金曲奖设计视觉形象,金曲30的核心创意概念:音乐回响,唱响金曲。设计上,将三十年来的华语音乐历程浓缩,从时间刻度的回圈开始,以声波振幅曲线进行延伸,取封闭曲线表现无尽的金曲时间轴,串起象征不同世代的音乐圆环,看见时间刻画下的点滴,让声音越传越丰富,越唱越悠长。

 

 

从罗申骏操刀的金曲25那一年起,典礼结束后,大家讨论的重点不再是女星在红毯上谁最美、谁出槌?而是细细品味典礼的视觉设计,拆解其中的每一个符号与细节……金曲25、26、29这三届现象级的颁奖典礼,奠定了台湾地区音乐在亚洲的份量。那不只是一场属于音乐人的夜晚,更是一个让许多设计人被看到的时刻。

 

 

25-28届金曲主视觉

 

 

29届金曲主视觉

这是一次改变的机会,要用不一样的方法设计!

五年前陈镇川找他来做金曲25的时候,他们就有共识:这是一次改变的机会,要用不一样的方法设计!罗申骏的使命感让他想用典礼把设计、音乐产业带起来, 跳脱了旧有的典礼模式,金曲奖成为台湾视觉设计师和影像团队创意发挥的舞台。一开始是最难的,“我跟川哥心中都有一个Picture,但当时未必大家都能了解我们要做的是什么,所以做25的时候,很多事我都亲自跳下去做,包括找来合作的人,沟通我们的想法:我们希望怎么组合这些人?谁要跟谁合作?我们想让这些设计师做新的东西,而不是只让他做他擅长的东西,比如聂永真,大家都知道他的设计非常具现代感,我们除了最佳年度歌曲奖外,还希望他来设计演奏类最佳专辑,进而让演奏类的类别能更吸睛也具有当代流行的设计风格。” 为了突破旧有的工作模式,罗申骏做了很多细节的准备:“因为我02年也做过金曲奖,经历过每个环节,知道哪里会出问题,所以我在一个月前便做好节目字幕所有的guideline,但在典礼五天前上转播车,才发现这些字型都没有被用上,排版也变形了,当下也就是在转播车中全部重改,LED的渐层出问题时,我透过walkie-talkie来跟工程师们一个功能一个功能确认,直到每片LED都调到一样的亮度、颜色为止。” 为了每个入围奖项的原创音乐都有不一样的设计,他甚至配合的音乐制作公司MUSDM陪着他们工作每天到早上十点,然后直接昏睡在他们的办公室。

 

 

金曲25视觉设计以“声音的形状Graphic Beats”为概念,集结台湾11 位视觉设计师与13 组影像创作操刀各奖项入围动画让人惊艳。

 

 

26 届“台湾源声带Original Soundtrack of Taiwan”则用音乐和视觉唤醒大家对土地的情感。

 

 

29 届金曲奖的“众声宣言”更是贴近社会现象,用贴纸、喷漆、海报、#hashtag,搭配日常各种宣言音效,街头、群众、大声公、数位载具,以动态呈现插画手法,勾勒出分众化和年轻人勇敢表达自我主张的模样。 这几届的金曲奖,都将社会议题的梗埋得很深,“我不喜欢做Eye Porn,做出只是好看的作品,我们每次的手法都不一样,重点在于概念:我们想要解决什么问题?创造什么影响力?当你想得够深,就会去找到设计的风格和方法。”

 

 

金曲30,看见时代的回响 29埋下的世代梗,在30有了延伸,成为了“时代回响”。“每一个世代的音乐都有不同的伟大成绩,像之前的滚石、魔岩、丰华,到如今分众化和串流的时代,我们如何让不同的世代换位思考、彼此沟通?没有一首歌是从石头里迸出来的,过去的美好会是未来前行的力量,每一个时代的能量,就像旋律一样,应该继续被不断的承传回响下去,让大家见证华语音乐美好的时代。”

 

 

就是这一份坚持的“硬”,和一份不肯辜负他人的“暖”,让设计人彼此串连了起来,从金曲开始,金马、世大运、灯节、甚至文博会,大家都一起动起来了,设计的力量流动着,分散、汇聚、前进……改变就此开始。

  • 4006-920-600
  • 在线沟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