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08-13

行业资讯

另类拼贴合成艺术

照片拼贴是一种看起来简单,做起来难的艺术但成片效果却非常好,它简单直接的将两个画面的反差交织在一起,形成一种另类的视觉美感。

 

之前给大家介绍的大神UğurGallenkuş就以一组拼贴作品,尖锐的突出了和平与战乱,从而爆红ins,过于服帖的拼合不禁让人误以为是摆拍,但很显然不太可能,可见每张图背后的挑选和后期有多麻烦。

 

 

UğurGallenkuş住在世界最危险地域,亲眼目睹战争对现代社会的残酷影响,于是想通过一张张简单的合成图呼吁大家守护世界和平。

 

 

来自法国的艺术家Emir Shiro,擅长将两个完全不搭边的东西,严丝合缝地混为一体。当降落伞被替换为西瓜,似乎瞬间看到,《格列佛游记》中的小人国。

 

 

看他的作品,会感叹世界真是无限循环往复。每个庞然大物,也许就是生活中某个小东西的放大版。

 


交错复杂的立交桥,和运动鞋标志对接,居然没有什么违和感。

 

 

 

 

原来耐克的标志画的不是对号,而是简化的大长腿。

 

 

有时候Emir也还能记起来,自己好歹有个设计师的身份,表现出一把文艺,都说眼睛是人最美的地方,不是有星空就是有大海。

 

 

那有水的地方,怎么离得开鱼。

 

 

他很多作品在告诉人们一个道理:历史是循环的,千百年前的雕塑,和如今人们的模样没有太多差别。

 

 

Emir喜欢将雕塑像,和现代生活拼接,可以发现人类的轮廓没有变化。

 

 

会摆出的模样,没有变多。

 

 

对完美身材的标准,也没有变化。

 

 

这么久以来,人类追求的东西从未改变,金钱、荣誉、权力,美貌,也许唯一进步的是科技。

 

 

我们总是乐意,将事物按照自己的意愿美化,米老鼠全世界都爱,但老鼠本来的模样,有几个人能接受呢?

 

 

归根到底人类也是自然的一部分,没有那么伟大与特别,核桃长得像人的大脑,那你知道草莓像心脏吗?人类最精致复杂的器官,在自然界里都有原型。

 

 

都是活在地球上,消耗着大自然提供的资源,唯一的差别,可能就是人类的欲望和野心,其他动物永远无法比肩。

 

 

Emir以鹿为例,说明了这个道理,鹿角明明是它的,却被一次次剥夺,如果那是双手的话,真的会举起来投降吧,角你拿走,可不可以不要伤害我?我也有家人,也想好好活着。

 

 

人和人可以相亲相爱,为什么不可以跟鱼和平相处?我们只是两个不同物种而已,弱肉强食是自然法则,那赶尽杀绝呢?北极熊、企鹅、海豹呢? 

 

 

人类最擅长学习,尤其仿生学无疑是伟大的学科,师夷长技以制夷被完美的体现出来,头盔是我们从动物那里学来的,武器的设计原理也是,因此人类的战斗力,从勉强求生发展到征服一切。

 

其实人类本是最弱小的物种,不会飞,游不远,跑不快、跳不高,唯独拥有最聪明的大脑,像被释放的潘多拉魔盒一样,在世间为所欲为,但是人类永远无法为自然代言,否则怎么会人迹罕至才称得上是自然森林。 

 

 

我们或许更擅长的是毁灭,毁掉一切自然环境,灭掉一切非人物种,直到天地变色,大地干枯,不知那时侯,哭泣的是谁,狂笑的又是谁。

 

 

看似粗糙却蕴含深意在平凡中发现不平凡,这也许才是拼贴艺术所追求的意义。

  • 4006-920-600
  • 在线沟通